前言: 因為是隨便打的,所以大家就真的不看嗎? 嗚...有點失落,不過因為是隨便打的,所以沒人看也沒關係,隨便大家拉!

==========================================

劍寒向彈簧ㄧ般的從床上彈起,他的雙眼仍然矇矓朧,頭腦裡面的齒輪還沒開始轉,他半睡半醒的說了一個字."爹?"

 

"我說!去把皮甲穿上."

 

這是很奇怪的命令,自從住進靈獅鏢局以後,任何跟以前練武的東西都埋在木箱的底層,剛睡醒的劍寒差點忘記了這被封印的皮甲,劍寒翻了翻他的木箱,終於從他的木箱角落挖出了以前的皮甲.相隔了四年,皮甲已經有點小,但是還沒到青春期的劍寒,免強還可以用,他從桌上抓了個饅頭,兩三下就啃下去. 月老爹手上拿著ㄧ張紙,他的眉頭鎖的緊緊的,目不轉睛的丁讀這那張紙.

 

"爹? 發生了甚麼事?"

 

"第一天當將軍,就得衝前線. 第一天作義子,就得幫義父拼命,我兒子的命真是不好." 月老爹把手中的信揉成一團,丟進去了藥爐的火中. "走我們去道場,拜見你的義父."

 

月劍寒滿腦子疑問的跟在父親後面,他們兩人走進去了道場,幾乎鏢局裡的每一個標師都在道場裡面,月家父子靜靜的站在牆邊,看著這一群不安的鏢師,每個人臉上跟劍寒一樣都是疑問.

 

ㄧ段時間後歐陽獅走進了道場,歐陽戀緊緊的跟在父親的身後,她身上穿著淡紅色的衣衫,她衣衫上繡著ㄧ朵清幽的蘭花,蘭花襯托著她紅紅的臉蛋,在劍寒的眼中是如此的可愛. 歐陽獅環視了整個道場,仔細的檢視每個鏢師的表情. "今天是個可喜可賀的日子,也是個直得讓我們珍惜的日子,我有個好消息也有個壞消息,為了不耽誤壞消息的時間,我就明說了,首先讓我跟大家介紹我的義子!"

 

歐陽獅把手指向劍寒,劍寒紅著臉走向歐陽獅的面前,他可以聽到鏢師們開始竊竊私語,歐陽戀臉上露出驚訝的表情,她大大的雙眼直直的瞪著劍寒,月劍寒對歐陽獅磕了三個頭後走到歐陽獅的身後,躲在父親的後面的歐陽戀偷偷的對他微笑,向他伸出了友誼的小手.

 

就在這一瞬間劍寒ㄧ個反手把戀推開,仍然不解的戀一臉矇矓的向後倒,接著爹粗壯的手抓住了戀的手腕,ㄧ把把她抓到自己的背後,砰隆隆的心跳聲仍然旋繞在戀的腦海裡,她偷偷的把頭探出父親的背後,在她眼前的昰義兄的右掌正抵住了一個綠衣人的手掌,整個道場瞬間開始混亂.從父親和標師們的臉上的恐懼,戀可以看出來這個綠衣人利害,但是義兄的臉上卻有這一種很暢壞的笑容.

 

四年來的封印住的功力在這時後解放,劍寒的身體有著一種舒暢的感覺,他和綠衣人的雙掌相交,兩股內力撞在一起,月劍寒被震的連續退了好幾步,那名綠衣人也被震退了一步,雖然這一下秀出來了他們兩人之間的功力差別,但是劍寒的這一退化解掉了大部分的掌力.

 

綠衣人因為吃下所有掌力,內力仍然混亂,月劍寒看準這點接二連三的猛攻,綠衣人的掌法快又詭異,變化多端,但是在月劍寒身上卻占不到一點便宜,月劍寒的招試一會兒是掌,一會兒是拳,接著又變指和爪,劍寒的招式一會兒像武當,一會兒像少林,下一刻又變成崑崙,連拆了二十幾招,綠衣人對這少年的武功卻是一點頭緒也沒有.

 

月劍寒這奇怪的武功叫作流水訣,當年劍魔創出獨孤劍訣時,結合了各門各派的武功,為了將獨孤劍訣傳授給弟子,他將所有的武功做了個總結,創出了流水訣,主要是在練成劍氣前訓練獨孤劍訣的招式形式,但是這套武功從來沒有出現在武林上,流水訣雖然看起來很雜亂,但是這套武功以武當的太極拳為基礎,講求招式的流暢,就像流水一般,招式間變化幾乎沒有停頓.

 

"想不到魔教六道護法的青煙蝠鬼竟然拿不一下一個小孩...煙仲屍也不過如此" 那名綠衣人的眼角瞄向說這話的人,說畫的昰名留著鬍子的中年男子,他的衣著酷似眼前的這名少年,看來應該是這少年的父親.

 

"你又是何許人物?"煙仲屍一開口一股陰陽怪氣的聲音從他的口中傳了出來,那半人半鬼陰颼颼聲音讓在場的每個人打了個冷顫.

 

"你認不出來就算了,寒兒!左掌少海,右掌天頂." 月老爹話剛說完,煙仲屍的左掌打向劍寒的右手的少海穴,而右掌直擊劍寒的頭頂,凌厲的兩掌又快又很,但是劍寒雙手一轉,這兩掌被他一指一掌輕鬆的隔開.

 

劍魔的流水訣是武林武功的頂峰,煙仲屍的血冥掌雖然快狠但是卻又如何跟流水訣對抗,加上月老爹在旁邊督戰彌補了劍寒經驗上的不足,鼎鼎大名的煙仲屍竟然跟一個小孩對上百招不分上下, 一個出了名二十餘年的的武林宗師竟然無法勝上一招, 煙仲屍越來越急, 他的掌風一走狠, 連續數十掌像是洪水般的直取劍寒的要害, 這可怕的一招竟是他的看門絕活玄冥掌.

 

"劍中劍!" 月老爹話剛說完, 手中已經抓起了一把劍丟向劍寒.

 

劍寒順手一抓, 劍以在手中, 右手劍一劃, 左手捏個劍訣, 這一招卻是後發先制. "天下天!" 月劍寒隨口應道, 這招人劍中天, 正是符合天下有天, 劍中有劍, 人上有人的意思, 殺著中帶有殺著, 撫天蓋地的劍光向煙仲屍刺去, 兩人一招比一招狠. 煙仲屍的一看這招的厲害,玄冥掌只用了一半趕緊退下.

 

"嘻嘻!"煙仲屍陰陽怪氣的笑了一下,那聲音讓人一股寒噤直達脊椎. "月中軒你竟然還活著! 教主聽到了一定很高興, 你不能死在魔教手中, 你岳父一向很不爽, 想不到你的小鬼也這麼大了, 哈哈哈有趣有趣." 煙仲屍開始大笑時已經奪門而出, 當最後一個趣自說出來的時候已經好幾丈之外了, 他倒也不是怕了月劍寒, 弱已真功夫對比幾十招之內, 月劍寒非得敗陣, 加上玄冥掌掌中帶毒, 月劍寒可能一命嗚呼, 但是有月中軒和歐陽獅兩人, 月中軒胸有成竹在督戰一定會在正確的時間出手,青煙蝠鬼已輕功出名,實在不適合死鬥.

 

這時後的道場裡的狀況甚是混亂, 有幾名鑣師已經猜到發生甚麼事了, 但是大部分的人仍然是一臉狐疑. "各位," 歐陽獅嘆了口氣已後再開口. "昨天晚上, 我收到了魔教的通牒, 魔教最近日益壯大, 他們打算入主江南, 而我們靈獅鏢局正是首當其衝."

 

數名鑣師一聲驚噓, 不少人臉上的顏色頓然暗下來, "我,歐陽獅絕對不會向魔教屈膝, 好消息是我們有名鎮江湖的月大俠, 我也已經跟櫻花仙島的湖影宮請求支援, 石大俠已經乘船火速趕來, 魔教要求我們投降的期限則是明日晚上, 石大俠也許來得及也許來不及, 所以我不要求每個人留下, 想離開的人, 趁著今天趕快離開吧!"

 

"我們跟歐陽師傅同生共死!" 鏢師們你看我,我看你的沉默一段時間,過了一會,他們異口同聲的回答, 歐陽獅這幾年來的仁德和名望,果然不是白費的.

 

"今天大家就各自準備, 為大戰休息吧!" 歐陽獅看著這些標師的忠誠,緊鎖著的眉頭露出了一絲的笑容. 他把歐陽戀交給了戀的保母後, 走到月中軒的前面, 軒兄, 劍兒, 我們去書房說話, 有件東西你們非看不可.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osei 的頭像
tosei

島生石舟の部屋

tos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