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說到杭州的靈獅標局可是遠近馳名,標頭文武雙拳歐陽獅的獅吼拳更被人稱為江南第一神拳,凡是歐陽師傅跑的標不論江賊山賊,誰都怕的碰都不敢碰. 歐陽獅在的名聲在武林相當的好,他的標局更是人潮熱絡,在標局的內院更有個好幾畝的小花園,ㄧ個毫不起眼的少年正在花園中整理花草,他身上穿著傭人的簡單服裝,在離他不遠的地方有個十二歲少女跟著五六個小孩子一起嬉戲,環繞在這名少女身旁的男孩子們完全沒有去注意腳下的花圃,好幾朵花就這樣被踩濫了,那名園丁少年看在眼裡也只能嘆氣.

 

其中ㄧ個男孩子像這個園丁少年跑了過來,他似乎沒有看到跪在地上拔雜草的少年,他的腳撞到了那名小園丁的身體,原本專注在工作的園丁,身體ㄧ個不穩就要往眼前的花叢倒了下去,但是他的身體卻在半空中扭轉了一下,他避開了前方的花ㄧ頭栽在旁邊的泥巴裡,雖然只是輕描淡寫的ㄧ下,但是卻是難度很高的動作,沒有常年練武的底子,要有在半空中轉身的腰力是不可能的.

 

"你沒事蹲在那裏做甚麼?" 那個撞人的男孩子生氣的ㄧ腳往這個園丁身上招呼.

 

"那可是我們家的家人! 真的要管教也輪不到你." 那名十二歲的少女跑到他們兩人的中間,她嘟著小嘴瞪著那個男孩子.

 

"只是個下人而已..." 那個男孩喃喃自語的走開.

 

那個女孩轉身對那個小園丁笑了一笑. "小涵, 媽媽的花沒被壓壞真是太好了."

 

李修涵是這個名少年的名子,眼前的這位女孩則是歐陽獅的獨女歐陽戀,修涵點了點頭,對戀笑了一下. "小姐請放心我沒事的."

 

"小涵要不要跟我們一起玩?"

 

"工作還沒有做完..."

 

"沒關係啦!我跟爹說就好了!" 修涵苦笑了一下搖了搖頭,戀聳聳了肩. "等春天花開了以後一定要一起玩歐!" 戀轉身對修涵揮了揮手,向她的那群朋友跑了過去. 修涵看到其中幾個男孩子正指著他,隱隱約約的聽到呆子這兩個字,看著戀的背影,修涵心中的複雜的感覺是那麼的難以理解.

 

修涵看了看自己身上的泥,又看了看花園和藥圃,工作大致上都做完了,先回去把衣服換掉好了. 在藥圃的的角落有著一間小屋,雖然不像歐陽家的宅子ㄧ樣冠冕堂皇,但是乾淨清爽讓人看了很舒服,修涵ㄧ進房就有ㄧ股撲鼻的藥味,也不知道該說是香是臭,爹的頭從藥爐的後面探了出來,他開口的第一句話就是嘆氣.

 

"小寒你又用武功了. 如果讓人起疑,我們父子又如何是好?"

 

"爹你擔心太多了." 修涵一邊說一邊跑進自己的房間,這間小屋雖然不小,但是整個屋子都是瓶瓶罐罐的藥材和丹藥,藥爐正放在右邊的角落,幾張雜亂的桌子劃出李老爹的工作區, 房間的正中央是個簡單的圓桌,那是平常吃飯喝茶用的,左邊則是睡覺的爐灶,爐灶的正中間被面簡單的木板隔開,裡面那曉曉的空間正是修涵的房間.

 

"要不是有可能會變廢人,我可真想把你我的武功都廢掉. 還有女孩子絕對信不得,你別看她現在溫柔可愛,她就等著傷你的心."

 

"爹你說的太嚴重了,小姐是個好人."

 

"這跟好人壞人沒關系,男人總是太依賴女人的微笑,總是對女人期望太多,哪知道這個幻想一旦破滅,心就留下一個空洞."

 

"爹你說的好像是男人自討苦吃ㄧ樣,這又不是女孩子的錯."

 

"所以才要你不要對女人期待太多,長大後你就會了解." 沒有錯,李修涵並不是他真正的名子,而他的父親也不只是歐陽家聘請的藥獅這般的單純,月劍寒才是他真正的名子.

 

劍寒的父親抬了頭看了看正要出去的兒子,ㄧ張開口又開始說教. "你又要去書閣? 你要小心歐陽獅,他畢竟是個ㄧ等ㄧ的高手,在他面前絕對不能使用武功,如果他就算有點起疑也一定要立刻跟爹報告."

 

劍寒點了點頭,快步的走出屋子,歐陽獅之所以被稱為文武雙拳就是因為他能文能武,他總是掛在嘴邊,習武是強身,而習文是強心,因此就是下人的孩子他也會請人來教他們讀書寫字,歐陽宅邸的書閣則有著相當可觀的書籍,甚至有些人開玩笑說那是個藏經閣,整個歐陽宅邸的人如果有時間都可以進去書閣,像是劍寒這樣的下人只要不影響工作,在工作之餘也是可以進去看書.

 

劍寒還記得自己看完三國演義之後,忽然圖發起想像要看八陣圖,翻遍整個書閣後他找到了八卦陣的卷軸,ㄧ開始的幾天,他自己一個人一手拿著卷軸,ㄧ手在紙上畫來畫去,後來歐陽獅進來看到這個小孩亂畫的東西開懷的大笑,他跟劍寒解釋八卦陣的不同變化,並且丟了一本易經和孫子兵法在劍寒的面前,歐陽獅沒趕標的時候,有的時候就會跑來書閣指點劍寒,從兵法,歷史到倫語中庸.

 

劍寒看了幾個時辰的書後,在廚房幫忙的孟兒探頭進來,提醒他晚餐已經送去藥房,爹要它回去晚飯,劍寒把書放回櫃上後,穿越了後院的藥圃到小屋的前面,門後面傳來了有人說話的聲音.

 

"令郎是個練武的的材料阿!老李, 就算沒辦法考到功名, 以後當個鏢師也可以總比在這藥罐子窩一輩子好吧!"劍寒ㄧ聽嚇到了,這聲音是歐陽獅.

 

"練武只會帶來恩怨和仇恨,與其習武,行醫打藥更能救人一命. 如果老爺想要栽培犬子以後考個功名或是介紹給將軍當參謀,在下感激不盡,但是習武之事,實在違背我們父子行醫的初衷. 在下不希望犬子涉及江湖,就習武上這點上肯請老爺諒解."

 

"老李,你怎麼跟牛一樣硬."

 

劍寒接著就聽到爹慢條斯理的回話. "在下就叫李牛,倒是老爺舌戰起來,怎麼跟獅子一樣狠?"

 

"果然虎父無犬子,或是應該說虎子無犬父,才子的父親果然也曾經是才子,只可惜悶在這藥罐子裡辜負了人才."

 

"老爺見笑了,若在下是才子,那現在就該是國手. 只是名庸的藥師而以."

 

劍寒聳了聳肩,還是進去好了,劍寒推門進去了屋內,歐陽獅和爹正做在圓桌旁,桌上除了包括自己的三組碗筷外,還有一壺酒. 歐陽獅ㄧ看到劍寒就搶先說話, "這不是我的義子嗎? 對! 老夫膝下無子,只有女兒一個,守寡,又不想再娶,所以想收個兒子."

 

劍寒眼睛睜的大大的,這是他作夢也想不到的事,能夠當歐陽獅的義子,也就代表自己從一個下人變成了這個宅子的小主人,而他對戀小姐的幻想,也就不再是夢了,他興奮的把眼睛移向爹,爹微微的點了點頭. "那修涵拜見義父,這不是開玩笑吧?"

 

"當然不是,明天起,庭院的事你不用做了,當然如果你想要幫忙,多學些藥理也是有益無害,我會請人會幫你弄幾件新衣,宅子裡也會排一個房間,如果想要回這裡陪你爹睡的話,那房間就空著沒關係,你想要有人伺候跟我說ㄧ聲,自己一個人輕鬆愉快也不會有人有意見." 歐陽獅ㄧ臉開心的,開始滔滔不絕的講起話來,

 

"不知義父可讓修涵說ㄧ句話? 這究竟是為甚麼?"

 

"我被人稱做文武雙拳自然想要有個文武雙全的後繼人, 我女兒聰明伶俐, 要真的能文能武也不是難事, 但是若有個能文能武的義子那就真的昰兩全其美了. 說這這裡,這兩三天我會安排老師來指導你讀書,不過就以你在書閣的這些時間,這個應該不會有甚麼問題,至於練武嗎? 你爹就算是牛,也總有被牽著走的一天."

 

月老爹哼的ㄧ聲ㄧ口氣灌了口酒,歐陽獅大笑了一聲也跟著灌了一口. 就這樣幾杯之後兩人也開始昏昏沉沉,歐陽獅抓起劍寒緊緊的抱了一下,搖搖晃晃的離開了.

 

"爹,我們要走人了嗎?"

 

他搖了搖頭."不必,這只是個老頭在幫女兒養個夫婿之累的事情. 至於武功的部分我們再想辦法,只要一開始的時候假裝還很生疏就好,既然他都說你是練武的材料,外功ㄧ學就上手也蒙混的過去,麻煩的事你的內功底子."

 

"爹,我還以為你不要我跟歐陽伯父學武功."

 

"如果別人認為是歐陽獅教你的那就沒問題了,這樣ㄧ來也不用躲躲藏藏一輩子,只要不要動用到本門的武功,不要亂跟人結怨,要你平平安安的過一輩子都沒關係."

 

"爹,我們的獨孤劍訣真的有那麼可怕嗎?"

 

月老爹嘆了一口氣. "那種東西就讓他永遠埋葬,最好你全都忘光光."

 

劍寒把碗筷收ㄧ收爬到床上,心裡又是歡喜又是害怕,歡喜的是自己長久以來想要再這藥屋外生活的日子終於來了,害怕的是這一切就好像夢一樣,好像甚麼時候就會醒來,他漸漸的進入夢鄉,在夢中他跟著戀小姐在春天的花園中嬉戲,直到他們兩人都玩累了,他們兩人躺在花叢中,戀小姐趴在他的胸前,在他的臉頰上親了ㄧ下.

 

=====================================================================

後記:

因為叫做隨便打小說,所以就真的是黑白寫,亂寫的! 隨便亂寫,所以寫壞沒關係,寫到最後人物太多沒關係,亂七八糟沒關係,沒人看沒關係,因為是隨便寫的!!!
沒有打算要幫這個小說畫畫,也沒有甚麼想要以後把這個小說變成漫畫的動力,只是忽然想到,隨便寫寫而已!
也許寫到一半又不想寫了,也許寫完已後又想要再改掉! 非常非常的隨便!

(小情:老師在胡言亂語了!我認為是睡眠不足的錯!睡眠不足加天生笨蛋!)

隨便啦!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osei 的頭像
tosei

島生石舟の部屋

tos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