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運十三:

 

地獄昰個沒有被物理外殼拘限的世界,在這個世界中大地分裂城好幾個島嶼,飄浮在無止境的宇宙,一瞬間緊貼在地上的人可以從一塊島嶼飄到另一塊島嶼,倒貼著島嶼走到島嶼的下方也是稀鬆平常的事。在這裡的每個人可以一刻看起來像人,另外一刻變成了長角的怪物,這是一個以意識主宰的世界,大量的濁氣從人間界流下來,在這宇宙裡燃起了永恆的火焰,那火焰的灼熱的溫度事那麼的真實,但是想要去觸碰卻又永遠那麼的遙遠。

 

落在這個世界的靈魂通常都是濁氣相當重的惡靈,在這個世界中那種灼熱的感覺,事任何靈魂都沒有辦法承受的,在痛苦中,他們的靈魂慢慢的消磨掉了人性,只剩下了濁氣,這些靈魂成為可怕的惡魔,意識薄弱的靈魂則在痛苦中變弱,最後只能被惡魔吞噬。在這種地方卻有個仍然活著的人,他的名子叫做十三,他沒有辦法飄浮在空中,也沒有辦法變化自己的身體,但是他有個一般惡魔沒有的東西,那昰顆人類的心。

 

這時候的十三手上拿著一把巨大的劍,在他的眼前則是一個可怕的惡魔,那名惡魔全身肌肉,加上ㄧ個血盆大口,他頭上長了一對的角,全身帶著一堆刺,他的樣子隨著每一個嘶吼,每一步不停的變化,他的身體就好像有著一團煙環繞著,一會兒身體的一部分的煙聚集了起來型成了另外一根刺,一會兒又有一部分向昰煙一般的消失。十三雖然沒辦法做出這些變化,但是他手上的那把巨劍卻兩三下就擊垮了眼前這個龐然大物。


「做的好十三!」說這句話的是一名看似尊貴的魔族,雖然說外型在地獄事沒甚麼意義的,但是那靈魂的力量卻是沒有隱藏的,這名魔族的外表採取了一個人類的樣子,在他身上看不出那不穩定的煙,而他的那對眼睛,比任何獠牙或刺更是讓人感到可怕。


「父親...」十三彎腰跪在這個魔族的面前,它就是是路西法,地獄的王,墮落的大天使,也是十三的父親。

 

父 親...是個很奇怪的名詞,地獄的惡魔們都是已死亡靈,亡靈是沒有身體,也不能有孩子的,但是十三的母親似乎是個相當特殊的人類,她是相當具有能夠在不同世界中自由的來回的異界旅人,具傳說有這種能力的人就是數千年中也只有一個,路西法不是亡靈,而是天使,最接近神的存在,因此他自然有辦法讓母親懷孕。十三是地獄唯一一個孩子,不應該說第十三個孩子,在十三之前的十二個哥哥姐姐都因為惡魔間的勾心鬥角,以及忌妒而死,他們的靈魂被惡魔吞噬。為了十三,十三的母親在剛生出十三後就自殺,沒有了她,沒有辦法有新的孩子,父親介入了十三的人生安全,讓他能有辦法活到現在.

 

「非常的好十三,非常的好...不愧是我的兒子。」


「身為這個世界唯一的ㄧ個人類,我自然要做的比別人好才能活下去,並不是要聽您的稱讚的。」十三站了起來,直直的注視著父親的雙眼,就是其他的惡魔在面對這個王,眼中也是充滿著恐懼,但是他的雙眼只是靜靜的鎖在父親的身上。


站在父親身旁的惡魔忽然抓住了十三的領子,他的雙眼中的憤怒像烈火般的在燃燒,十三緊緊的抓住了那名魔族的手,掙扎的想要呼吸,但是他的雙腳懸空,絲毫沒有辦法使力。「你這個不知感恩的小鬼!要不是因為王!你早就...」


「憤怒!夠了!」


「御意...」憤怒用力的把十三甩在地上,十三身上的瘀青大概又要痛上好一段時間吧? 路西法頭也不回的走開,憤怒跟著他的王離開,他在臨走之前還不忘了對十三始了個令人討厭的眼神。 那個需要精神治療的不定時炸彈是七原罪的其中一個,七原罪是僅次於父親的魔族,這些跟路西法一樣的高階的魔族似乎不是人的亡靈,也許他們是跟路西法一起叛逃的天使。


路西法回到了自己的宮殿,他高高在上的俯視著正下方的訓練場,那股居高臨下的威嚴,就是對惡魔們那也是絕對的恐懼.「忌妒,你認為十三的進步如何?」


「那個不知感恩的人類...」


「憤怒!沒有問你的意見!」路西法轉像憤怒,雙眼閃著紅光,那可怕的眼神是如此的銳利,憤怒像是被冰凍般的站著,全身因恐懼而僵硬.還有記住,十三是我的孩子。」


「王,請您原諒..」憤怒趕緊跪了下來,雙眼中的怒火變成了恐懼的寒冰。


忌妒看著跪在地上的憤怒,她的嘴角露出了冷冷的微笑。「十三嘛...如果他還是那種桀傲不遜個性,那我們接下來的計畫會有點問題。」


「問題? 記然會有問題就代表你承認十三的能力,從忌妒的口中說出來,那還真是有說服力。至於桀傲不遜的部分,我自有辦法。」


地獄這種可怕的炎熱實在是可怕,十三身上的汗水早以讓他的衣服濕透了,要不是他有肉體,那種灼熱的氣息會直接的侵蝕他的靈魂,十三趕緊跑回我的房間裡,泡在浴缸裡享受那片刻的寧靜。


「少主,歡迎回來。


夢? 」十三眼前的這個少女叫夢,是個夢魔,夢魔跟Siren一樣都會媚術,但是夢魔更擅長的是操作夢境和夢食,兩者混合,夢魔在操縱人類上遠比Siren更可怕。她被派到十三的分館做為仕女,雖然那清純可愛的樣子很討人喜歡,但是一想到那外表下是個夢魔十三就不敢領教。「妳的衣服跑到哪裡去了? 不用回答,我不想知道。 出去我要洗澡。 」


一 起洗吧少主。」夢走到十三的眼前,她的手輕輕的劃過十三的臉頰,頭髮,從她嘴裡吐出的芳香像是一條隱型的線,慢慢的拉著十三,把他引向她那鮮紅的雙唇,那對豐滿的雙唇緊緊的貼著十三的嘴唇,接著十三的意識消失了,一切都變成黑暗。這就是媚術吧? 十三心想這一定是父親指使的,利用媚術來讓我聽話,雖然我的思緒仍然是如此的清晰,但是十三的身體和自我的意識已經完全的被媚術站據了。


在這個黑暗的世界中,十三聽到了一個聲音,原本只是細語般模糊的聲音越來越清晰。「十三...十三...」聽到這聲音十三心中湧起了感傷和悸動,那聲音是如此的熟悉。


母親?」我四處張望,想要找到聲音來源,但是圍繞著我的只有黑暗。

 

十三...離開這裡...活下來...」

 

當他再次張開雙眼時,他已經躺在床上,而夢則躺在十三的身旁,她那淡藍色波浪般的捲髮披在白皙的肩膀上,是如此的誘人,但是一想到她剛剛做的事,十三心中不禁做噁。十三靜靜的下了床,撿起了四散在房間角落的衣服,盡量不去吵醒夢,他拿起了在房間角落的闊劍,正準備要離開房間。

「少主,現在是晚上,你到底要去哪裡?」該死,十三心理想著,夢醒來了!

 

「少主,停下來.」那聲音,那聲音裡有種超自然的說服力,這就是媚術的主宰能力。但是那聲音的力量卻似乎沒用,十三繼續往門的方向走過去.

 

「少主!停下來!」夢的聲音已經接近了嘶吼,但是十三卻仍然沒有感覺到媚術的力量繼續前進。

 

不過十三想到夢如果再大聲點就有可能會招來衛兵,這樣一來要逃離這裡就麻煩了,他轉頭對夢吼了一聲。「閉 嘴!」

 

難以置信的,夢的嘴巴緊緊的閉起,她的嘴動了動似乎想要講話,但是嘴就是打不開,媚術被反彈了。活了十八年的這個地方只是個監獄,十三並沒有甚麼好留念的。雖然他不大清楚要怎麼離開地獄但是如果路西法已經決定要用媚術控制十三的話,繼續留下已經不再安全。


七原罪們是怎麼傳送到人間界的? 他們似乎是利用人間界和地獄之間界線最弱的的時候突破兩界的界線,十三並不知道他有沒有辦法做出界與界的轉移,但是每件事總有第一次。十三記得在宮殿裡某個房間裡似乎有著界與界的轉移陣,那裏也是就是他的目的地,十三輕輕鬆鬆的走進去了轉移陣的房間,畢竟地獄基本上沒有人會想要對路西法不利利,因此警戒非常的低,但是卻已經早有人在那轉移陣的房間裡。

.

在房裡的是暴食,七原罪裡相當討厭的傢伙,不過就以十三的角度來說,他們七個每個都很討厭.「十三? 你在這裡幹甚麼?」

 

「那跟你沒關係吧?


暴食嘴角露出了點冷笑,一句話也沒說就向十三撲過 來,十三趕緊拔出闊劍向旁邊跳開,暴食的一拳打中了牆壁,整個牆上便多出了個大洞。十三心想著,好一個不知節制的傢伙,不過暴食的真正含意就是不知節制。十三知道跟七原罪硬碰硬沒有甚麼勝算,但他來這裡的目標是界轉移,只要想辦法轉出去就好了。


十三一邊退一邊往轉移陣那裡退過去,暴食的魔力也隨 著每個攻擊進入失控的狀態,他的外型也從他的人形變回了原型,那是一隻巨大的狼,貪婪飢餓的眼神好像要把全世界給吞噬,他的嘴流著噁心的唾液。在這種室內要用那種巨大的身體移動十三只覺得這頭狼真是蠢,十三退到了轉移陣的正中間,摸了陣的線條,他雖然從來沒看過這個陣,但是這些線條和轉移陣的原理不知道 為什麼都像水晶般一樣清晰。


七原罪們要使用轉移陣,通常都要花上很長的時間發動,力量不足時可事動也不動,但是十三的母親的界轉移的能力似乎在引導著十三,雖然之前從來沒有嚐試過,但是轉移陣就好像是指標,教著十三怎麼使用轉移能力. 就在暴食要往他撲過來那一刻,十三啟動了轉移陣,再見了!貪吃鬼。

 

白色的光在十三的身旁快速的旋轉,他終於可以離開了這個該死的地獄,回到母親的世界,這些急轉白光在十三眼裡就像是救贖的天使,為他帶來了希望。


下一刻旋轉的白光消失了,十三站在一個繁忙的都市中,來來回回的車,摩天大樓,涼爽的風和空氣中的水氣,對在人間界的人們來說這是他們再平常不過的家,對十三來說,那一刻的我彷彿來到了天堂。他看了看四周,雪梨? 母親教過他怎麼認字,十三重新的看了看眼前的門牌,雪梨,這個城市是雪梨嗎? 這一切就好像是夢一樣.

 

但是這片刻的喜悅卻十分的短暫,暴食那掃興的聲音傳了出來,十三的心中忽然有一股莫名的怒火.「十三!!你可以跑但是你躲不了!」

 

十三的心裡暗罵了一聲,你這個渾帳給我乖乖的下地獄吧! 不過雖然心裡是這麼想,但是還是不能跟暴食硬碰,既然他都說了十三就決定來跑跑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osei 的頭像
tosei

島生石舟の部屋

tos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