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姬 - 序章

 

高中三年級已經過了一半,現在的天氣卻相當的冷了,涼注視著窗外,冰冷的窗戶隨著他的呼吸,慢慢的凝結成一塊濃濃的霧氣,朦朧的霧氣,遮蔭了窗外的景象,涼凝視著窗外深深的嘆了一口氣。

 

「涼,你看甚麼看得這麼出神阿?」說話的傢伙是川平龍之介,算是死黨吧?「不會吧?這麼喜歡她的話,去跟她說阿!」

 

「只是鄰居而以,鄰居,廢話那麼多幹嘛阿?」

 

「ㄟ!反應這麼平常?如果真的喜歡,不是應該要很離譜的否認嗎?像是」平川深深吸了一口氣,接著用著只有漫畫裡才有的口氣。「誰喜歡那個粗魯又沒神經的笨女人阿,她跟誰交往跟我沒關係。」

 

「這又不是甚麼老掉牙的漫畫,不過你倒是說對了一件事,她跟誰交往跟我一點關係都沒有。」

 

「阿!是生氣了嗎?聽起來好像忌妒嘛你還有救,你們幾乎差不多都算是住在一起了,如果肯告白的話,或許還有機會歐?」

 

龍之介說的那個女孩子叫做趙美櫻,是涼公寓房東的女兒,跟他們同年,因為七夜涼一家人在我很小的時候就搬進去了,所以涼和美櫻兩人 算是從很小就一起長大的。不過不知道為甚麼,看著美櫻跟著秋月拓實那傢伙 兩人坐在操場旁的樹下,在涼眼中就是有點刺眼。「真的沒甚麼,美櫻快樂就好,我的話繼續這樣子就可以了。」

 

這時候上課鐘響起,龍之介也暫時撤退了。下午的課就這樣又慢又無聊的過去,好不容易最後一節課的鐘聲終於響起了,涼也盡快的整理整理書包打算要回家,不過美櫻已經站在涼的和教室大門之間。

 

「小涼,你今天也不去集訓嗎?我們可是很期望你高中聯賽的成績的,大。將。」

 

「都已經退社了」涼瞇起眼睛勉強的笑著回答,「而且拓實應該才是大將吧?我們還有妳阿?高中聯賽應該是很穩的。而且我也只是退社而已,我會參加個人賽的。」

 

「你呀,這是甚麼態度阿?一副好像很討厭秋月的感覺,因為私人恩怨而退社是很不好的歐。今天給我回道場跟大家道歉,大家一定會讓你回來的。」

 

「呵呵,私人恩怨?妳想太多了,美櫻。我只是因為要準備去國外讀大學的事情太忙了,怕給大家添麻煩才退社的,所以不要」涼趕緊拿起了書包,趁著龍之介出現的那一刻趕緊跟著他跑了出去,從我背後,隱隱約約的傳來了美櫻的聲音,雖然很小聲,但是"騙子"這兩個字在涼的耳中卻是一清二楚。

 

「我覺得你已經裝的很自然了。」龍之介一邊跟著我跑一邊說。「不過美櫻小姐好像不是那麼好騙的。」

 

「隨便啦!」涼和龍之介趕緊換上了室外鞋,只希望接著能夠順利的離開,不要再節外生枝,但是在經過劍道場的時候,那個好死不死的秋月拓也就站在那裏。

 

「要回去了 阿?七夜?」秋月的口氣有善的讓涼很想一拳過去,幾個禮拜前還是拓實對涼施壓,要涼在劍道社裡知難而退,涼對當社長沒有興趣,被竄位少分差事老實說也是好事,但是涼實在很懶的要天天跟一群對他有敵意的人相處,不過退社了以 後拓實還是會來找我碴,涼心中有些懷疑,到底秋月是因為追美櫻才對他有敵意,還是因為對他有敵意才去追美櫻,也許兩者都有吧?

 

「社長晚安 阿,我有事要先回家了。」涼臉帶笑容很禮貌的回答。

 

「不進來示範一下給低年級的學弟妹看一下嗎?」

 

「這算了吧?有社長在已經很足夠了

 

「不要這麼說嘛,算我拜託你。」秋月貼近涼的身旁小聲的說了一些話。「我很有禮貌的問你,決勝負吧!」

 

剛開始的時候秋月根本就是充滿敵意的冷嘲熱諷,而涼只是轉頭走人,這次他竟然說了拜託,連涼都有些動心了。「好 吧。」這驚世的回答讓龍之介绊了一下,剛進來的美櫻聽了驚呼了一聲,畢竟連她也沒辦法說服涼進去劍道場,老實說連涼自己也覺得很驚訝。

 

「護具就不 用了,畢竟只是示範而已,連練習賽都不算,不是嗎?」涼把話說在前頭,希望能消除我們之間那看不見的敵意,他從刀架上拿了把木刀,才一轉身連架勢都還沒有 擺好,秋月那傢伙就好像根本不想浪費時間的直接攻過來,他其急如風,侵略如火的攻勢實在不是示範,聽著旁邊的人的竊竊私語,涼聽了也知道有不少人覺得秋月太過 份,為他打抱不平。

 

他勉強的撐 過了秋月第一輪的攻擊,從他的力道看來,沒穿防具的被打到一下就完蛋了吧?不過算了,不要被打到就好了,不過說的可比做的來的容易,一開始就掌握著主導權 的秋月漸漸的把涼逼入絕境,涼用盡全力的做出了一記從右上向下的斜斬,但是擋下來的秋月並沒有如我預期的後退拉開距離,反而向前一步做出反斬的架式,涼原本可以輕易的躲開的,但是他的身體忽然很自然的動起來,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可以做出接下來的動作。

 

涼的右手先 是單手的向右上回斬,涼的這記回斬結實的劃過秋月的胸前, 不過他的身體還沒有結束,右腳做出了一個快速的迴旋,第二刀橫斬打中了秋月的腰,在一個迴旋已經轉到了秋月的身後,這一刀則是畫 過他的背,如果是真刀已經砍斷了脊椎,是真的沒救了吧?

 

當涼的動作停下來的時候,他已經站在秋月身後一段距離的位子,滑行了一段距離,他愣住了,剛剛的身體好像自己動起來一般,但是動的很自然,就好像反應動作一樣,但是單手持刀,和那旋轉的步法都是涼沒有學過的。

 

「是因為在京都的時候嗎?」涼小聲的喃喃自語。

 

通的一聲, 秋月跪在地上,他的雙眼緊緊的繃著,表情像是受到極度痛苦般的扭曲,當美櫻把秋月的護具拿下來, 那三條紫色的瘀青嚇呆了涼,他手上的木劍從手中滑落,接著一聲巨響,木劍插入了木製的地板裡,陷入到了刀柄。這明明只是把普通練習的木劍 而已,劍頭是鈍到不能再鈍了,而涼只是輕輕的放開,甚至沒有出力。

 

「對不 起。」涼只記得我開始不斷的道歉,他不知所措的向後退,然後接著向道場的門口跑了出去,連鞋子也沒有穿好的一路跑出學校,這段時間裡他嘴裡一直道 歉,一直道歉,當龍之介一把抓住他的時候,已經離學校很遠了。龍之介跟他說他的臉色跟看到鬼一樣,而且就是出了學校還是一直的再道歉。

 

「你到底在跟誰道歉?道歉甚麼阿?在場的都知道秋月是自找的,秋月單方在欺負你的時候,我看美櫻小姐的臉色都很難看。」好在他有把我的書包帶了出來,不然要涼現在回道場拿,他可不知道我有沒有那種勇氣。「我走之前,他們好像有想要拔那把木刀,但是好像拔不出來。」

 

涼緊閉著嘴沒有回他話,他個腦袋都是疑惑和恐懼,光是要了解剛剛到底發生了甚麼事,涼的心情就很差。

 

「我說你阿,乾脆歸社算了,大家都知道你比秋月那傢伙強了,我想秋月也不敢再對你怎樣喜歡的女孩子被搶走了,總不能讓他搶走你的興趣吧?」

 

「都給大家添了這麼多麻煩了,我還有臉回去嗎?」涼也不知道理由是甚麼,只是很自然的就說了出來。

 

「你這甚麼話阿,退社是給大家很多麻煩但是,道個歉就好了。你如果是在說把秋月打到要停課,沒有人認為那是你的錯。」

 

「閉嘴

 

龍之介也不 多說話了,他們站在電車上的那段時間,是沉默,一直到他們說再見那刻,仍然甚麼也沒有說。涼開們進了的沒有人的公寓,那是理所當然的,去年父親 因為工作的關係出國,為了寶貝妹妹,兩親決定要移民,但是已經只剩一年多的高中的涼決定留下來完成高中學業,因為美櫻的父母就住在隔壁,所以他 們很放心的讓我一個人住。

 

回家的這段 途中,涼腦中想了很多的事情,我到底是甚麼樣的人,今天在道場發生的事情,那是他的憤怒,他的忌妒還是他真正的樣子?不論是哪一個,那都是個可怕的怪物,那個樣子,美櫻也會討厭吧?想到龍之介今天跟我說的話,喜歡美櫻?或許是真的吧?但是對美櫻來說他充其量只是小時候的玩伴,充其量我只是個玩劍道的男孩而已。

 

涼打開了電 腦,開啟了他正在玩的線上遊戲,魔龍紀元,我有看著他的馴龍師,等級已經可以轉職龍騎士了,但是滑鼠游標卻移到角色刪除,在系統重新問我是否刪除時,涼沒有 質疑的點了確定,雖然那是半年來的心血,但是涼就是不想管了,甚麼網路遊戲阿?無聊透頂。往床上一倒,雖然少了一隻馴龍師但是他的思緒仍然沒有比較清 晰。也不知道過了多久,門鈴響了起來。

 

雖然很想要假裝不在家,但是現在按門鈴的傢伙一定會識破的,不去開門的結果會更糟,涼硬爬起來去開門,站在門外的當然是美櫻。

 

「小涼,吃飯了。」

 

「阿!美櫻!那當然,我等一下就過去。」涼臉上露出平常的笑容,想要用平常的感覺來跟她講話。

 

「你又來了。」美櫻嘆了口氣,停頓了一下。「那笑容是裝的吧?從今年開學開始都是裝的吧?你討厭我了吧?」她低著頭,眼神中盡是悲傷與失落,我看著她又是訝異又是悲傷,我努力的想要用平常心去面對她,最後反而傷了她嗎?

 

「這這怎麼可能?就算是真的,如果會因為顧慮妳的心情去裝笑容的話,怎麼可能會是討厭

 

「阿!說的也是。」

 

「妳呀!沒有好好的仔細想過吧?真是的

 

「呵呵!說的也是呢,太好了,這樣我就安心了。」看著美櫻的笑容,涼的心情也好轉了,只要她快樂就好了,只要能看到她的笑容就好了。「今天下午的事情實在很抱歉阿,小涼。秋月做的有點過火了。」

 

「我才應該要道歉,他沒事吧?瘀傷好像很嚴重?」

 

「不是你的錯阿,都已經穿護具了,不過小涼能練成劍氣真是太好了!」

 

「阿劍氣」劍氣那是甚麼東西呀?好像是某部很莫名其妙的漫畫裡才會有的東西吧?「大概是這樣吧...?」

 

「那這樣就不強迫你回社了,不會劍氣的我們對你只是累贅阿,而且如果控制不好對新人來說很危險。」涼整個人呆掉了,劍氣到底是甚麼?看著美櫻講的這麼性起,他也搞不懂是甚麼一回事。「好拉,記得要來吃飯歐。」

 

「那個劍氣感覺起來不會很可怕吧?我那時候不像是是怪物吧?」

 

美櫻瞇著眼笑著搖了搖頭,「很帥歐!她的身影消失在了門後面。涼的心也平靜下來。不過劍氣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美櫻把門關了起來,深深的嘆了一口氣,門才一關,客廳那裏就傳來了姐姐的聲音。「你們兩個講話講的還真久阿,為什麼不把那個男朋友甩了,跟小涼交往看看?我覺得很配歐!」

 

「姐姐妳在在說甚麼阿?」

 

「這種誇張的反應,我果然說中了!」

 

「有這種反應又有甚麼不對,這又不甚麼老掉牙的漫畫。而且如果我有男朋友的話,小涼畢業以後也可以放心的出國阿。」

 

阿阿,你的真心話出現了。不過妳不怕他回來的時候帶著金髮女友回來嗎?你會忌妒嗎?」

 

「那跟我又有甚麼關係!」美櫻接下講的話的聲音小的只有她才聽的見。「只要他快樂,只要他幸福,又有甚麼關係

 

涼快速的洗完了澡,趕去美櫻她的家吃晚飯。當他轉身看著空蕩蕩的公寓時,忽然有種感覺,不知道為什麼明天這一切都將改變。他敲了敲美櫻家的門,開門的是美櫻的姐姐美紀。

 

櫻,你的王子來了!」

 

美紀公主今天可好阿!」涼笑著問了美紀姐。

 

「沒有王子的公主,馬馬虎虎拉!趕快進來吧,公主殿下有點害羞,但是肚子餓了就會下來了。」

 

等了五分鐘飯菜終於上桌了,美櫻的爸爸,趙伯伯是個相當有興趣的人,他總是有奇怪的事情可以說,跟他們全家四個人一起吃飯感覺起來和樂融融的,讓涼想到自己的家人也是這種感覺。

 

「阿,吃得好飽阿。」美紀伸伸懶腰後拿起了桌上的盤子。

 

美紀,你應該要說甚麼?」趙媽媽轉頭對美紀吼了一聲。

 

吃得好飽跟我吃飽了有甚麼差別!」

 

美紀!」

 

這時候忽然隔壁發出了一聲巨大的聲響,聽起來好像甚麼東西從天上掉下來。涼被嚇的直接從椅子上跳了起來。「那個方向是我家...

 

我們家的另外一個方向是空氣歐,王子殿下。」美紀笑了笑,屁股還是黏在沙發上,涼一聽則昰趕緊跑了出去。

 

美櫻拿著木劍跟在涼的後面一起跑了過去,涼趕緊抽出了口袋中的鑰匙,他也來不急把門給關起就一路跑進自己的房間,美櫻晚了一步但是當她到了涼的房間門口,她整個人像是凍結般的站在門口。在她的眼前的涼受到驚嚇般的坐在地上,他的雙眼睜的大大的注視著房間的另一角,一名少女站在那,在月光下她就像是仙女一般,她身上著一件中國的紅衫,黃色絲布點綴在的紅衫上,那絲布上繡著的龍隨著窗戶吹進來的風,在涼的房間中飛舞,那名少女那一頭淡淡的頭髮,在夜幕中散發出淡紫色的幽光。

 

那名神秘的少女不知甚麼時候手中以拿著一把黑色的巨劍,她纖細的手輕輕的一揮,就好像揮著一把團扇般的,輕描淡寫的那把劍指著涼的胸口。「奴家之騎士,跪下。

 

時間彷彿在這一刻停止,涼和那名少女互相對視,眼睛連眨也不眨,美櫻只覺得自己好像局外人一般的站在那裏,要不是那名少女衣衫上的龍仍在夜風中翩翩起舞,美櫻可真的以為這整個房間的時間已經跟世界脫離。

 

跪下!」那少女又輕輕的說了一次,她溫柔的聲音撫平了美櫻蹦蹦的心跳,但是那嬌柔的聲音中卻有一股不法讓人抗拒的力量,這股力量讓涼單膝跪在地上,兩支手撐著地面頭低低的跪在那神祕的少女面前。那名少女向涼走了過去,她的劍靜靜的在貼在涼的左肩和右肩,接著那把劍消失了。 

 

從今天起,奴家就是汝之盾,汝就是奴家之劍,一劍一盾,永不分離。」那少女一把抓住涼的手,竟往窗戶跑去,美櫻的身體像是解凍般的開始顫抖,向房間內踏出了她之前不敢踏出的這一步。

 

看著這名仙女拉著心上人的手,美櫻張開嘴用起最大的勇氣斯吼著,妳要帶他到哪裡?」

 

那名小仙女沒有說話,她連眼珠子都沒有往美櫻這裡瞧,就好像這個女孩根本不值得她看,涼的雙眼好像中了邪般的跟隨著小仙女,但是他仍則輕輕的說了一聲。雪梨...」

 

靠著勇氣,美櫻顫抖的雙腳追了上去,淚水已經布滿了她的臉頰,她只能無力的嘶吼著。涼!不要走,不要丟下我!」但是當她說出來的時候,涼和小仙女已經早已消失在窗戶旁邊,那些話涼是一個字都聽不到的。

 

美櫻依靠著窗子,手伸的長長的的抓著窗外的夜幕,她多希望那仙女只是隱形起來,她多希望她能夠抓到涼的衣角,但是窗戶外面除了小東京高樓大廈的輪廓,和繁華的霓虹燈光外,甚麼也沒有。美櫻顫抖的腳再也沒辦法站著,她跪在地上無力的哭了,自己明明早就準備好在畢業那天說再見的,說再見的笑容,她甚至偷偷的在浴室裡練習過了。多多保重,涼,一定要常常回來歐!」這是多麼簡單的ㄧ句話,但是...涼!不要走,不要丟下我!」這才是自己的真心話嗎?

 

美櫻擦了擦自己的眼淚,幫涼鎖了門以後回到家裡。

 

王子呢?」還做在沙發上的美紀,頭也不回的正看著電視。

 

櫃子塌了,並不是很嚴重,涼在收實東西,今天大概不會再過來了。」美櫻剛說完謊,美紀的頭忽然像是裝了彈簧般的轉過頭來,她雙眼瞪得大大的,調皮搗蛋的姐姐現在變成可怕的夜叉。

 

美紀先是頓了一頓,接著她立刻跳了起來,衝向門口。「鑰匙給我,我現在就去揍他。」

 

「不是的姐姐!」美櫻先是嚇了一跳,接著想急著解釋,但是整個腦帶卻甚麼都想不出來。

 

讓公主哭的王子,人人可揍之!」

 

我沒事啦姐姐,不要隨便在句尾加個之,就算那樣也不算是運用古文。」美櫻急的哭了出來,她趕緊攔住姐姐,嘴裡也不知道該說甚麼,只好胡亂解釋。

 

妳真的沒事ㄇ?」

 

沒事,涼只是乖乖的在整理亂掉的房間,昰我我想到他一年後要走,沙子就跑進眼睛。」

 

美紀嘆了一口氣也就不再追問了,就在這時候爸爸的聲音從客廳傳來,「奧地利可真是個可怕的地方!

 

美紀一面走回她公主的王座一邊大聲的回話。「老爸,那是澳大利亞,奧地利在歐洲好不好。

 

好啦只是想不到澳洲的豺狼可以長這麼大隻。」

 

丁哥,澳洲沒有豺狼,澳洲的叫丁哥。」

 

美櫻聽了也感到稀奇,她在姐姐的王座旁座了下來,看到的昰一個緊急的報導,報導在訴說一隻巨大的犬科動物正在一個城市的街道上大肆的破壞,它看起來像是一隻狼,但是它奔跑起來就好像一團火焰在奔馳,皮毛澤透露出詭異的黑紅色光澤,目前為止警方的火力似乎沒有作用,子彈不是從它身上彈開就是中了確不見血,那動物的超越常理速度和力量更是讓他們頭疼,現在已經有幾架軍用直升機出現在現場,可想過了一會兒,坦克和戰鬥機也要出動了。

這時候的美櫻已經嚇的不知所措,這到也不是因為那可怕的龐然大物,而是這個緊急報導的地點,雖然說電視台還沒把新聞畫面翻成中文,但是靠著認英文字她清清楚楚的看到了澳大利亞,雪梨,此刻她的心不知道要怎麼想才好。忽然直播畫面消失,取而代之的收訊不良的雜訊。抱歉各位觀眾,似乎因為某種技術上的問題,我們沒有辦法接受衛星上的訊號,倘若有更新的消息,我們會在讓各位觀眾知道。」

 

甚麼嗎!?又要封鎖消息了,一定又是有甚麼內幕,妳說對不對,七夜夫人。」美紀嘟著嘴巴,聳了聳肩。

 

但是這時候的美櫻已經甚麼也聽不下去,就在訊號消失之前,在螢幕上沒有人會注意到的ㄧ角,一個人正站在一棟高樓大廈的頂樓,他那黑色的頭髮和黑色的外套在風中飄異,雖然只是那一瞬間,但是她很確定自己看到的正昰七夜涼。

 

我回房了...」美櫻轉身關起了房門,在眼中打轉的淚水滑下了臉頰,美櫻往床上一跳,深深的嘆了一口氣,看著跟涼一起的照片,美櫻的淚水像是潰了堤般的再也止不住。沒關係,」美櫻在心中對自己喃喃自語,反正又不是不能再見面,明天見面一定要說清楚...」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osei 的頭像
tosei

島生石舟の部屋

tos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路人
  • 身體很漂亮
    尤其動作自然
    臉還是有瑕疵 嘴跟鼻子都歪了
    嘴比較嚴重
    側面圖下巴不夠凸出
    看起來好像沒下巴

    頭髮飄逸的感覺出來了
    下一次可以用一搓一搓的畫法
    現在看起來像 [ 一整片頭髮再飄 ]
    一搓一搓 不同層次 可以用不同的飄法
    更自然漂亮
    不錯不錯 看的出來你非常努力

    叫我小仔吧
    別人幫我取的 滿好笑的
    請多指教
  • 側臉鼻子以下外拉,
    我忘記下巴跟鼻樑應該要接近一直線.
    大頭圖也微調過了一下,
    感覺應該比較自然了.
    頭髮阿...跟我一開始練的時候有關係吧?
    第一次練頭髮的時候用的昰上色的CG,比較是偏重色塊.
    是有想要把畫風轉成勾髮絲.
    但是總覺得我的0.5mm 2B筆太粗了.
    每次都變成黑黑一塊...
    有機會的話想要看別人的草稿來當教學圖.
    把畫風給他消化進去.

    恩小仔醬以後也是歡迎歐!
    部屋很少有會給建言的格友,所以小仔醬已經是金卡會員了.
    (小情:金卡會員沒有任何福利.)
    我覺得能把張圖的缺陷抓出來的人,都是看得很仔細.
    所以能有人那麼仔細的看我的圖,很高興歐!
    (小情:老師其實不是人, 左上角的標籤有說)

    tosei 於 2009/11/22 15:21 回覆

  • ms040340620030
  • 馬尾XDD
    好可愛XDD

    下次畫雙馬尾!!! (欸
  • ㄟ...是真的要畫雙馬尾...
    (眨眼)....算了

    tosei 於 2009/11/24 01:12 回覆

  • v864688
  • i2tvzuGe0UcEaS奢侈品仿牌,,保固說到做到,,誠信經營,,,釋放個性氣場,更多大牌精品,全部商品貨到付款,咨詢訂購請加賴ID:kk2023黑貓配送 感恩